<select id="sdvdpy"></select><strong id="sdvdpy"></strong><dir id="sdvdpy"></dir><u id="sdvdpy"></u><font id="sdvdpy"></font>
            • <strike id="sdvdpy"></strike>
              <th id="rbhg1i"><strong id="rbhg1i"><ul id="rbhg1i"></ul><form id="rbhg1i"></form><bdo id="rbhg1i"></bdo><tfoot id="rbhg1i"></tfoot></strong></th><tr id="rbhg1i"><strike id="rbhg1i"><ul id="rbhg1i"></ul><fieldset id="rbhg1i"></fieldset><i id="rbhg1i"></i><option id="rbhg1i"></option></strike><dir id="rbhg1i"><thead id="rbhg1i"></thead><tbody id="rbhg1i"></tbody></dir><blockquote id="rbhg1i"><font id="rbhg1i"></font></blockquote></tr>
                      1. <em id="dzqdk8"></em><bdo id="dzqdk8"></bdo><abbr id="dzqdk8"></abbr>
                        校長訪談
                        當前位置:首頁 > 校長訪談

                        八十中學睿實分校校長王彤:讓steam教育走進課堂

                        來源:教育頭條 | 時間:2019-09-27 16:09:17

                        導讀: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睿實分校校長王彤

                        分享:

                        主持人: 

                        觀衆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京城名校長好聲音,我是主持人悅菲。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的是北京市第八十中學睿實分校校長王彤。王校長擅長中小學steam教育本土化一線實踐研究,曾被評爲北京市市級學科骨幹教師、朝陽區學科帶頭人,榮獲全國生命教育先進個人、朝陽區優秀中青年知識分子、朝陽區巾帼之星等榮譽稱號,讓我們歡迎王校長。


                        我們知道在上世紀的80年代,美國爲了提升國家的競爭力,提出了stem教育戰略。這個概念率先是被美國的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提出,那麽我們國家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引進的stem教育?


                        王校長: 

                        咱們國家引進stem教育這個時間還不是說完全好考證。那麽從我這些年從事教育的經曆來說,應該說在2011年當時美國提出了這種stem教育准備下一代勞動力的時候,那麽我們的國家在2013年、2014年這兩年,陸陸續續把這個理念傳播到了咱們國內。那麽我在2014年在加拿大的維多利亞大學學習的時候,也聽到了關于stem學習的這樣的一些教育理念。


                        隨後咱們教育理念在2015年應該說它通過咱們中美的一些國際化教育的交流,國內也開始進行這方面的培訓和學習。我是從2015年參加了咱們當時朝陽區教委進行的國際化培訓,以stem方式爲主題的這樣的一個培訓,體驗到了stem教育他的這種有趣,他對于這種教師教學觀念的改變,所以這樣我們是從2015年開始進行stem教育探索。那麽這個時候咱們目前國內我所知的一些學校也在陸陸續續進行開始普及的這種跟進,開始進行探索。


                        主持人: 

                        那麽我們有時候會聽到有些專家學者說steam教育,那麽steam教育跟stem教育會有什麽區別嗎?


                        王校長: 

                        您這個問題問得特別好。我也經常會有一些老師,或者是一些咱們的新聞媒體朋友會問到stem教育跟steam教育是一回事嗎?我簡單地來說,首先先說從大的方面,它就是一回事兒。stem它是四個學科綜合在一起,它是四個英文單詞的縮寫,實際上它是咱們的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那麽steam實際它是加了一個A加了一個art,他是把藝術融進了這種跨學科的學習當中,所以我爲什麽說他肯定還是一回事兒。


                        當然從他們的關系上來講,stem是一個大的,steam實際上是在stem的基礎之上,根據學校、根據一些自身的一些條件,那麽我們進行了融入。現在目前咱們國際上也把比如說有的探索是把閱讀加進,可能就是stream,或者還有一些專家學者,他用一個加號放在了stem後面叫stem+,就是這些學科後面是根據你的學生需求,那麽我們進行了這樣的一個從stem到steam的轉化。

                        主持人: 

                        那麽在2019年的4月,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了您的一本關于steam課程的書,您當時爲什麽想要編這樣的一本書?


                        王校長: 

                        當時是這樣的。其實編這本書的初衷第一是我們剛才提到了,從2015年開始,我們進行了學校老師這種全員化的stem培訓。在探索的過程當中,在校本課程的研究當中,我們又把A加進去了,進行了steam的主體課程的研究。這個研究的過程應該說其實是一個老師很痛苦的一個過程,是一個蛻變的過程,是一個改變的過程,就像我們這本書的書名,就叫做讓我們的這種思維在改變。那麽我們想通過這本書來記錄我們作爲教師這種教育教學觀念,它改變的一個過程。


                        雖然這本書當中僅僅是收錄的我們以16年和17年爲主的一些課例初始探索的這樣的一些材料。我經常跟我們老師說,我說可能我們書裏面記的這些東西不是很成熟,也不是很完美,但是它是一段記載、一段曆史的記載,是我們每位教師自己教學生涯的一段記載。所以我想更多的我們是想記錄下我們老師的這種專業成長,記錄下我們老師探索的過程。


                        主持人: 

                        steam教育對于教師和學生的成長有什麽作用呢?

                        王校長: 

                        說起成長我們心裏邊真是覺得感受非常深,在15年我們剛剛開始進行stem教育,到steam教育的研究當中的時候,剛開始我們老師們還在習慣于原有的教育教學的方式,這種習慣性的這種改變,這個過程是一個很困難的過程。


                        對于我們老師和學生來說,我們覺得通過了這幾年的探索,從我們老師來說他們有滿滿的收獲,我覺得從我們的師生收獲到了一種自信,一種事業的開拓,一種對自身價值的認同,然後老師們開發了新的課程,學生們學習到了他們在一些其它課堂上體驗不到的、學習不到的綜合性的知識,所以應該說我們的學生和老師在自己的領域都有所提升,有所收獲。我有個小例子,我們去年進行了一次中美steam的課程的交流。我們先請美國的老師來給我們講了一節steam的小課程,然後我們自己學校的老師也給學生上了一節steam的課程。


                        美國老師他是水下潛水艇這樣的一個主題,然後我們的學生在課後的時候,上學期的時候,就課後馬上圍到外方老師外方教授那裏,提問我們其中有一個學生就很流利的英語,然後和我們的外方教授就交流,比如說您看一看剛才我設計的這艘潛艇,你有什麽看法?然後您能有什麽建議?這個事是後來翻譯跟我說的。翻譯說,當時想問學生需要不需要我們學生說?不需要,我直接跟教授去交流,所以您剛才提到我們的教師和我們的學生,然後我們的老師在旁邊就美美的特別高興,就覺得看到學生真的在成長。


                        他不是咱們現在國際上說的,以前我說原來中國的孩子就很膽小,然後中國的孩子就很內斂,我覺得通過我們的steam教育讓我們孩子一樣自信滿滿。


                        主持人: 

                        那麽對于現在來說,學校的教育需要發展,如何切實地讓steam 課程在學校落地?


                        王校長: 

                        切實這個詞其實也是我們進行這種本土化steam課程研發的一個初始的動力。那麽我們在初始的時候,2015年、2016年的時候,我曾經帶著我們的老師把外方專家,北美地區的專家請到學校來,進行這種原汁原味的stem、steam的學習。


                        同時我們也到上海一些開展stem教育比較早的地區,像是塔摩研究所我們進行學習。那麽我們初始在學習的時候,這些課程都是以咱們北美地區的課程這樣的爲主。那麽這樣的課程應該說它是基于北美地區的學生的特點和地區的特點。那麽作爲我們的中國的學生,作爲我們北京市朝陽區的孩子們,他們需要什麽樣的stem和steam教育,這是我們作爲一線教育者必須要考慮的。比如說比較流行的像國外的stem課程當中的喂鳥器,大家都學。那麽如果放到我們國內,我們的孩子應該是什麽樣的一種學習?所以我認爲就是讓我們的孩子真正要落地。我們在目前的三級課程當中,比如說國家級課程當中,我們是要學習stem、steam的這種教育理念把它融進去,但是更主要的還有一個要進行我們本土化的研究,就必須要在校本課程的設計上進行研究。所以您剛才提到的說讓思維改變這本書,我們當中的校本課程的建設的實踐研究,我們舉了很多的課例。


                        那麽像我們從2016年、17年、18年我們連續這幾年都是主題化的學習,我們在17年結合了當時學校的特色,以飛行爲主題,然後進行了一系列的校本課程的設置,孩子們覺得非常好玩,非常有意思。17年我們又基于在國家提倡的這種“一帶一路”的戰略上,進行海洋主題的學習,然後在18年和19年,我們又進行這種以藝術爲統領的steam,然後我們把一些空間推理以及現在在國際上學習學生的這種學習力的一些方面的培養融進去。


                        所以這樣的話我想回答您這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真正要做的簡單的來說就是在國家課程當中融入stem、steam的理念,在校本課程當中結合學校和學生的特點進行本土化的設計。

                        主持人: 

                        好了,今天京城名校長好聲音到這裏就要結束了,非常感謝王校長做客我們的專訪,同時也可以去各大書店了解關于王校長對于steam教育的深度解讀。我們下期不見不散。

                        主持|劉悅菲

                        拍攝|劉猛 路佳坤

                        後期|劉猛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